城市群

刘小丽漂白政纲难掩“独”性


大公报 2018年10月09日

  提倡“民主自决”的刘小丽,前日终于公布十大政纲,这份已经漂白的政纲,当然不会出现“港独”、“自决”等字眼。不过,大公报记者找到刘小丽早前删除官网有关“自决”的文章的纪录,不但再揭露其“大话王”本性,更是又一DQ铁证。刘小丽在2016年8月所写的文章中提及,自己参选立法会,就是要令“泛民”“一步一步的‘重新成为’有真正群众基础的民主自决阵地。”她又称,网络资讯泛滥,令追求“自治”、“自决”,抑或“独立”的讨论都难以健康发展,自暴其认同“港独”之心。

  《大公报》早前已踢爆刘小丽鬼祟删除这些以“港独”二字为标签的政论文章。记者继续搜查,找到部分已消失的文章的纪录,同时亦可以看到网站改变之前原来的模样。

  小丽民主教室的网站原本有七个分项,但经过修改之后,只余下五个分项,而“我的信念”以及“我们的社会愿景”已经被删除。至于谈及“自决”的文章,刘小丽在2016年8月7日就曾经写了一篇名为《香港越难,我们越要有希望》的文章,内文由本民前梁天琦被选管会DQ讲起,声称对政府粗暴干预选举感到非常愤怒。

  文章揭认同“港独”是选项

  刘小丽在文章提及为何要参选,指现时网上资讯泛滥,社会深层次和结构性问题,涉及复杂讨论,自然乏人问津。“姑勿论追求自治、自决,抑或独立,在这种环境下,都难以健康发展。”换言之,她也认同“独立”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选项。

  直至文章第三部分,提及她的信念与愿景,她提倡柔性抗争,发起民间自强运动。刘小丽在文章尾段扬言,她参选就是要“卷动更多市民加入柔性抗争的行列,令议会中的非建制派,一步一步的‘重新成为’有真正群众基础的民主自决阵地。”

  值得留意的是,这篇文章就以“港独”、“自决”作为标签,现时网民也可以在“小丽民主教室”的Facebook搜出当日的帖子,但“小丽民主教室”的网页已删除有关文章,亦同时删除“港独”、“自决”的标签。不过,根据搜寻引擎的快取纪录,这篇文章终于重见天日。

  曾称港人要自决毋须批准

  另外,刘小丽对于“自决”立场的态度也是相当明显。根据2016年8月2日的帖子,刘小丽扬言:“香港人要自决,就是要以民主方式重新制订宪政制度,包括修改现行基本法、中港关系的任何不合理之处。一个地方的人民,应有权选择自己城市的未来,是‘一国两制’,‘港独’,还是如何重订基本法,都应交由香港人决定……香港人要自决,无需(毋须)政府批准!”

  刘小丽当选后,她在2016年9月接受《信报》访问时直言,“前途自决”在香港算是“概念股”,声言“概念上是萌芽了,但同一般公众疏离,所以自决是一个10年计划”她又称,“所谓路线图,不能凭空造出来,应扎实地做。”

  由此可见,现时刘小丽极速反口,声称“我从来都不支持‘港独’”、“自己从未提倡‘主权自决’”,一切都与事实相反。若果不是意图漂白求“入闸”,她为何要删除“港独”、“自决”的标签及文章?为何这么重要的“我的信念”也要删除?

  已报名参加九龙西补选的还有:陈凯欣、冯检基。

  ?“小丽老千” 玩失踪 街站拍乌蝇

图:刘小丽的街站冷清清,得个摆字

  大公报记者昨日傍晚来到大角咀一带,一家麦当劳门口排起了长龙,长龙的尾端,便是刘小丽团队宣传的街站,但刘小丽本人并未现身。正是市民们收工回家之时,但鲜有街坊驻足理会刘小丽的街站。

  街站桌上的扩音器不停播放着刘小丽的话语,桌边站着一位中年女子,无聊地盘弄着物资。不远处,几个阿伯、阿婶向路过的市民派发刘小丽的竞选宣传单张,然而,一次又一次的“销售失败”似乎抹杀了他们的斗志。记者大方伸手去接传单时,发现对方眼神躲闪,略显犹疑。当问及刘小丽是否会来现场时,对方更是闪烁其词,表示“昨日见过,今日未有”,便不愿再多说一字。如此“作贼心虚”之状着实令人费解。

  原标题:漂白政纲难掩“独”性 刘小丽狂言令议会成“自决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