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9-09-18
面向读者: 中文国家 | 港澳台地区

财经

122亿货币资金已被大股东掏空?康得新回应:被冻结了


MC中文网 2019年05月09日

  宝能系会出手吗?

  目前,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得新”,股票代码002450)2018年年报被瑞华会计师事务所非标、真实性被独董质疑事件中,最令人关心的,是康得新账上显示的存放于北京银行的122.1亿元存款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

  4月30日晚间,康得新收到深交所关注函。关注函称,根据公司披露的2018年年度报告,截至报告期末,公司账面货币资金153.16亿元,其中122.1亿元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独立董事对公司存放于北京银行的百亿存款余额的真实存在强烈质疑,请康得新说明情况。

  5月7日晚, 康得新发布公告回应了相关问题。

  122.1亿元还在?

  康得新5月7日公告中,承认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以下简称“西单支行”)与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得投资集团”)签署了《现金管理合作协议》。

  公告称,康得投资集团在西单支行开立集团账户,前述康得投资集团及下属企业在同一支行开立了子账户,并与康得投资集团账户组成总、分、支树状账户结构。北京银行银行西单支行称,“该账户在我行有联动账户业务”。

  所谓“联动账户”,如公告中称,“根据《现金管理合作协议》,账户资金集中采取实时集中方式,当子账户发生收款时,该账户资金实时向上归集,子账户同时记录累计上存资金余额,当子账户发生付款时,自康得投资集团账户实时向下下拨资金完成支付。同时扣减该子账户上存资金余额,账户余额按照零余额管理,即各子账户的资金全额归集到康得投资集团账户。”

  有业内人士认为,联动账户类似于几家公司以银行为平台,建立了一个共用的资金池。

  公告称,实际上,2019年4月29日,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收到的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询证函回函中已经写明:“银行存款该账户余额为0元,该账户在我行有联动账户业务,银行归集金额为12,209,443,476.52 元。”但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向北京银行了解联动账户信息,北京银行工作人员在电话回访中未予回复。

  清华大学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韩晓宇向时间财经表示,联动账户下的任何操作,都必须经过联动账户持有人同意才能操作。一般来说,如果出现上市公司通过联动账户向账户内其他公司转移资金的情况,基本就是违规操作,是置股东利益于不顾。但具体康得新的联动账户是不是非法,需要相关部门详查康得新与该账户下其他公司之间是不是存在非法操作,是否有意回避监管。

  另外,联动账户余额为0元,一般有两个可能,一是总账户里面的确没钱了,也就是122.1亿元的确已经不在康得新手上了。二是该账户因贷款违约等情况被冻结。联动账户被冻结的原因比较复杂,联动账户有一方责任人出现问题,账户都有可能被冻结。

  康得新5月7日公告信息显示,康得新属于第二种情况。公告中称,其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账户是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被冻结,但并未说明被冻结账户涉及的具体金额,及借款合同内容。

  北京某审计机构的注册会计师张琳(化名)曾向时代周报表示:“某些上市公司大股东通过财务手段掏空上市公司资产。比如在金花股份案例中,上市公司把钱存在某个银行,同时银行再给公司控股股东一笔钱,这样,控股股东把钱拿走了,而上市公司的存款就相当于一种抵押或者担保。一旦大股东还不上钱,这笔钱就会被银行扣下,也就出现账户虽然显示有巨额存款却无法使用的情况。”

  麻烦缠身

  除了122.1亿,另一广受关注的问题是,关于全资子公司康得新光电与赛鼎宁波21亿元预付款委托采购,三位独董曾强烈质疑交易实质和关联交易,称“连一个包装盒也没有见到。”在深交所4月30日关注函中,询问康得新,相关资金是否最终流入控股股东及其附属企业,是否构成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对此,康得新在公告中耿直回复,截至目前,康得新光电的确暂未收到上述委托采购交易项下的任何设备。暂未发现康得新光电与赛鼎宁波存在关联关系。但是,公司董事会怀疑康得新光电与中国化学赛鼎宁波有限公司的委托采购交易存在商业逻辑问题。

  有股民怀疑,21亿元已被康得新大股东挪用。

  在此前的年报中,瑞华会计师事务对康得新出具了非标意见,包括对153.16亿货币资金在内的质疑多达10项。截至目前,康得新还未对多个问题给出结论,可谓麻烦缠身。比如,是否存在大股东资金占用情况、大额销售退回的真实性和准确性、存货跌价准备计提的准确性、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期末计量的准确性、商誉减值的准确性等。

  千亿市值白马股“坠落”

  公开资料显示,康得新成立于2001年,是一家有机材料高新技术公司,主要从事预涂膜及覆膜设备的开发、生产及销售。公司致力于“打造先进高分子材料平台”,已构建(光电材料和预涂材料为核心的)新材料、(3D、SR、大屏触控为核心的)智能显示、碳纤维三大核心主营业务。

  作为A股曾经鼎鼎有名的白马股,自2010年上市以来,康得新股价最高涨幅近十倍,并在2017年创下历史新高26.67元/股,市值接近千亿元。然而仅仅一年的时间,公司股价已跌去80%,到2018年4月29日,市值仅剩177亿元。

  2018年10月29日,康得新公告称,收到证监会对公司及控股股东康得集团、实控人钟玉的《调查通知书》,因未披露股东间的一致行动关系,二者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

  康得新的危机,集中爆发源于今年1月。

  1月中旬,康得新公告称,因公司流动资金紧张,公司“18康得新SCP001”、“18康得新SCP002”未按期偿付本息,构成实质违约。手握150亿元现金却违约,引发市场轩然大波。

  随后,其又接连于1月21日、2月15日和3月14日分别表示,无法按约定偿付规模5亿元的2018年度第二期超短期融资券本息、规模10亿元中期票据的5500万元利息,以及3亿美元担保债券的900万美元应付利息。

  1月22日,公司公告,因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自1月23日开市起,公司股票交易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公司简称由“康得新”变更为“ST康得新”,日涨跌幅限制为5%。

  1月事发之后,康得新公告称,接江苏证监局通知,于2019年1月22日收到证监会送达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到4月中,ST康得新及全资子公司涉及诉讼案件已达到122起,其中被诉金额5000万以上的35件、劳动纠纷59件、其他小额诉讼18件,累计涉及影响金额逾55亿元。

  4月29日晚间,康得新终于披露了2018年年报,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1.50亿元,同比下降22.38%;归母净利润为2.81亿元,同比下降88.66%。

  尴尬的是,这份年报遭到了会计师事务所和独董的轮番质疑。除了公司董事长、财务总监外,董事、监事、高管均表示无法保证年报业绩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由于年报被“非标”,公司股票将自5月6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由“ST康得新”变更为“*ST康得”,公司股票于4月30日停牌一天。

  4月30日晚间,康得新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康得新说明会计师事务所、独董等提出的类似质疑的真实情况。

  另外,今年以来,康得已有多位高管离职,其中包括原董事长钟玉、原总裁徐曙、董事会秘书杜文静等。

  2月15日,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下发问询函,要求康得新对近期进行的董监事“大换血”的原因进行说明。当时,当选新一届非独立董事的为肖鹏、侯向京、纪福星、余瑶,当选独立董事的为陈东、张述华、杨光裕,全是新面孔。

  有业内人士认为,如果康得新继续无法偿还债务,将可能面临破产、退市等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在康得新2018年财报被质疑之前,2月12日,康得新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监事会完成换届选举,除董事徐曙连任外,其他成员集体更换。新一届董事会成员中多人具有宝能系工作经历或相关背景。其中新任董事侯向京,1985年至2018年间一直在律师事务所任职,2018年5月至今担任观致汽车有限公司副总裁、董事会秘书、董事长办公室主任,而观致汽车第一大股东正是宝能集团。而在5月6日杜文静辞去康得新董事会秘书之后,暂代康得新董秘一职的正是侯向京。

  在2月27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钟玉坦言康得新遭遇重挫,“但中国有句俗话叫否极泰来”。钟玉称坚信新一届董事会能够令公司扭转危机走向新生。当时,外界已有猜测认为宝能系或将充当白衣骑士,出手搭救康得新。 (北京时间财经 乔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