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贾申:贸易战下中国企业的法律应对之策

中美贸易战下,中国企业处于“走出去”方兴未艾阶段,做好国际业务风险微观法律分析和合规管控更务实。
12-14

韩咏红:贸易战未解“人质战”先至

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获保释隔天,一周内已经有两名加拿大人被拘留,他们都被指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

陈季冰:走出“修昔底德陷阱”

21世纪的人类命运取决于中美究竟是重复20世纪的霸权争斗,还是走出这一宿命,携手应对新挑战。

专栏

韩咏红:贸易战未解“人质战”先至

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获保释隔天,一周内已经有两名加拿大人被拘留,他们都被指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

贾申:贸易战下中国企业的法律应对之策

中美贸易战下,中国企业处于“走出去”方兴未艾阶段,做好国际业务风险微观法律分析和合规管控更务实。

陈季冰:走出“修昔底德陷阱”

21世纪的人类命运取决于中美究竟是重复20世纪的霸权争斗,还是走出这一宿命,携手应对新挑战。

周浩:海外市场如何解读“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是个宏大战略,反映中国国际地位显著提高,但在推进过程中应采取更温和更具包容性的举措。

邓聿文:用朝核“换孟晚舟”?

孟晚舟事件揭示中美对抗,若两国不想在短期内将关系恶化到不可收拾之地步,就需要寻找一个恰当管道。

沈建光: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前瞻,聚焦减税与开放

这次会议或将容许经济增速下调,减税势在必行,积极促成与美国贸易休战,加大改革开放和结构性调整。

刘裘蒂:中国企业在美国何去何从?

中国企业在美投资和商业活动面临许多挑战,这使得中国对美直接投资的未来轨迹呈现巨大的不确定性。

乔依德:如何看待“习特会”后续进展?

习特会营造了贸易战趋缓的氛围,未来90天能否取得成果也存在相当不确定性。官方公告之间存在差异,具体问题的后续谈判或充满了坎坷。

朱宁:中国经济的近忧与远虑

中国经济的风险短期看来是增长速度放缓和经济增长模式转型艰难;但中国经济长期发展的核心问题,仍是不断提升劳动生产率水平。

刘远举:“互联网+”的专利布局与运营博弈

刘远举:企业试图通过技术搭建竞争壁垒的尝试,体现出在互联网的下半场,专利作为竞争壁垒的重要性。

周天勇:中国税费负担有多重?应当减多少?

比照世界水平,中国宏观税负应降到30%;如果三年中宏观税费水平降到合理水平,需要共减税56000亿元。

叶胜舟:“一二?九”矛盾曲——抗日救国?读书救国?

抗日救亡“主旋律”之外也有“小插曲”,师生之间、学生之间、上下级之间以及上级之间,皆有矛盾分歧。

拉赫曼:中美角力,日本何去何从?

日本因历史原因至今与中国关系紧张,这使得日本在美中之间这场日益升级的较量中绝不是一个冷静客观的旁观者。

卞永祖:以时间换空间,中美能抓住90天休战期吗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会晤,两国元首讨论了中美经贸问题并达成了共识。双方决定:暂缓加征关税。

文一:西方主流经济理论并不能证明国企效率低于私企

“一带一路”是一个巨大的全球市场创造工程,可以与当年文艺复兴后欧洲崛起的地理大发现和大航海媲美。

盛洪:如何让民营企业家相信政府?

涉及到民营企业家稳定预期的制度,就是能约束和制衡公权力不被滥用的制度。“保护产权”要由制度结构来保证。

刘远举:修改基因——不可阻挡的外部进化

基因编辑婴儿的出生,激起了全球舆论与科学共同体的一致批评,实际上,这次试验引发的轩然大波,与其说是基于技术思考,不如说是基于社会原因。

王鹏:“芬太尼”:中国国际关系学界的“珍珠港”事件?

特朗普在特习会上突然抛出“芬太尼”,对中国国际关系学界来说恐怕是一次“珍珠港”事件,需痛定思痛。

陈志武:中国尚缺一个一以贯之的“故事”

陈志武:40年改革转型之后,中国仍然缺乏一个能贯穿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各方面,前后一致的价值和制度体系。

余智:不应过度乐观解读G20中美首脑会谈成果

双方并未“休战停火”,只是同意不加剧贸易战,也未达成“重要共识”,结构性矛盾仍需进一步谈判解决。

何适:人民币若“破7”,投资者如何应对?

由于资产配置不同于炒汇,汇率只是一个考虑因素,但不是主要因素。在人民币贬值下,投资者不应为了避免汇率损失而盲目投资海外市场和产品。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