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9-07-08
面向读者: 中文国家 | 港澳台地区

专栏

林艶:斯威士兰弃台可能性有多大?


中评社 2018年09月27日

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开幕式现场(中评社 林艳摄)

  在中非“十大合作计划”基础上,中方在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继续提出“八大行动”,受到非洲各界的热烈欢迎。有知情人士透露,非洲唯一一个还未与中国建交的斯威士兰正蠢蠢欲动,私下里一直主动斡旋与中国的建交事宜。近来,有媒体记者在外交部和国台办例行记者会上就斯威士兰是否正在着手与中国建交一事进行询问,而发言人并未对此直接否认,这样的回应很是耐人寻味。究竟台湾与斯威士兰的“邦交”关系还能维持多久,最近成为岛内舆论热议的热点话题。

  斯威士兰是非洲南部一个有着137万人口的国家,1968年9月和台湾当局“建交”,是台湾当局当前在非洲地区仅存的“邦交国”。众所周知,蔡政府执政以来,台湾地区发生了多米诺骨牌式的“断交潮”。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连倒五张牌,其速度远超陈水扁执政时期。为了不创下非洲零“邦交国”的历史记录,民进党当局可谓拼尽全力抢救与斯威士兰的“友邦”关系。今年4月蔡英文专程飞往斯国访问,并且邀请斯国国王6月访台出席在台就读的班柯希王子的毕业典礼。在斯国国王访台期间,蔡政府破例邀请其作为友邦元首观礼“汉光”演习。此外,蔡政府外事部门明年度预算中,公开编列“协助非洲‘友邦’国家各项经建、社会发展计划及卫生医疗合作计划”13.6亿元,较去年多了2千多万。外事部门也证实,这笔预算将用在非洲唯一“邦交国”斯威士兰。再考虑到斯威士兰在历史上不曾与台湾“断交”,君主制使得其对外关系不受政党轮替影响,被视为最有机会接任王位的候选人之一班柯希王子6月毕业后又选择在台继续研读硕士学位,以上种种内外因素,都使台湾部分舆论认为,台湾与斯国的邦交关系总体看来还是比较稳定的。

  那么,台湾与斯威士兰的关系是否能够真的如民进党当局所说的誓言般“至死不渝”?我们认为,在判断斯威士兰会否弃台之前,必须先弄清楚斯威士兰的真正需求是什么。斯国国王姆斯瓦蒂三世6月访台期间的言论显示出其希望国家发展强大的雄心壮志,这也应当是该国普通人民的共同诉求。与这一目标相比,斯威士兰目前综合国力和人民生活水平总体落后的局面,单凭台湾的单边援助很难得到根本改善。反观,加入到中非合作大家庭中的国家,却能在中非合作机制中寻找到不少满足其发展需求的必要条件。

斯威士兰国王今年6月访问台湾(来源:中评社资料图)

  第一,斯威士兰基础设施严重落后,亟待建设公路、铁路及港口来提升竞争力。资料显示,目前斯威士兰仅有3800公里公路和370公里铁路,基础设施落后是阻碍斯威士兰经济发展的重要瓶颈。而在中非合作机制框架下,中国已为斯威士兰之外的53个建交国家安排实施了超过200个基础设施项目,将帮助非洲新增和升级约3万公里公路、2000公里铁路。其中,肯尼亚蒙内铁路的修建为肯尼亚节省了至少40%的物流成本,每年带动肯尼亚GDP增长约1.5%,累计为当地直接创造4.6万个就业岗位。不仅如此,中国还承诺愿以政府援助、金融机构和企业投融资等方式,再向非洲提供六百亿美元支持。如果斯威士兰也能够顺利搭上这趟高速列车,势必进一步迎来走向工业化的光明前景。

  第二,斯威士兰粮食安全有虞,需要通过发展农业技术彻底解决国民吃饭的问题。斯威士兰有80%人口从事农业,但和很多非洲国家一样,因为农业基础设施薄弱、技术落后,加上自然灾害频发和社会动荡,至今为止粮食不能自给。与此形成鲜明对比,18年来,不少非洲国家因为参与中非合作而在农业技术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中方已在非实施上百个“农业富民工程”项目,实施五十个农业援助项目,向非洲派遣五百名高级农业专家,支持中非农业科研机构开展结对合作,建设了一批境外农业示范合作区。以坦桑尼亚为例,在建设中国农业技术示范中心、采用中国水稻种植技术后,水稻每亩产量从原来的237公斤提高到570公斤,增产140%。每年生产季节均有15000多亩高产示范样板田,超过2000名农民直接受益。不仅如此,中方还在今年中非论坛上宣布,将采取进一步措施支持非洲在2030年前基本实现粮食安全。

  第三,斯威士兰的失业率居高不下,严重拖垮国民经济,急需通过加强国民能力建设来改善。据《伦敦经济季评》数据显示,斯威士兰2016年失业率约为28%,青壮年失业率为42.6%,高于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平均数。相较之下,非洲不少国家也面临高失业率问题,但2015年以来,中国已向非洲国家提供了15万人次的专业人才培训,向非洲学生提供了3万个奖学金名额。今年中非论坛,中国更提出了在非洲设立十个鲁班工坊,向非洲青年提供职业技能培训;支持设立旨在推动青年创新创业合作的中非创新合作中心;实施头雁计划,为非洲培训一千名精英人才;为非洲提供五万个中国政府奖学金名额,为非洲提供五万个研修培训名额,邀请两千名非洲青年来华交流等举措。所有这些,都将使中非合作机制下的非洲国家在发展道路上获得更为强大的国民智力和素质支持。

  第四,斯威士兰缺乏基本的医疗卫生条件,解决国民疾病健康问题迫在眉睫。斯威士兰是全世界艾滋病感染率和死亡率最高的国家,因为深受艾滋病的困扰,当地人民平均寿命只有35岁。而长期以来,中非合作机制下的国家得到了中国在医学技术上的慷慨帮助。40年来,已有20批中国医疗队共546名队员在赞比亚诊治病人300多万人次,开展各类手术两万多台,引进、实施新技术和新项目700多项a,解决了当地居民“看不起病”的困境。而今年中非论坛,中国更提出将优化升级五十个医疗卫生援非项目,其中包括艾滋病等疾控合作项目,同时,还将为非洲培养更多专科医生,继续派遣并优化援非医疗队。

  由此可见,虽然台湾可以倾尽全力力保斯威士兰,但斯威士兰所获得的仅限于双边关系。倘若斯威士兰与中国建交,其受益就不只是双边合作,而是中非合作形成的整个区域的多边合作。遗憾的是,斯威士兰尚不能享受这样的机遇和红利,未能参与到包括非洲16个国家25个中方投资建设的经贸合作区在内的中非合作大棋盘中来。放眼未来,随着“十大计划”和“八大行动”的推动和落实,斯威士兰将只能孤单地站在原地看着周边的邻国搭上高速发展的列车,自己被甩得越来越远;只能眼睁睁看着身边的兄弟国家因为眼前这个越做越大的中非合作披萨茁壮成长,独自远远地望着这个香喷喷的大披萨流口水。这种被边缘化的孤独、无助和压力,想必是令人焦灼的。面对这样的结果,不论是斯威士兰国王还是国民,他们的内心又岂会真的平衡?

  可以预见,斯威士兰未来的两个走势:一是寻找补偿心理,为了达到内心的平衡,斯威士兰势必会向台湾当局不断抬高援助价码,以弥补因为维护与台湾邦交关系所造成的损失。二是为了避免被淘汰,斯威士兰势必在千方百计地寻找机会加入到中非合作的大格局中,一旦时机成熟,将会毫不犹豫地与台湾分手。我们认为,不论是哪种走向,对台湾当局来说都会付出惨痛的代价。可见,经营好两岸关系才是维系台湾外交空间成本最低也是最稳妥的道路,否则本末倒置地大把撒钱,最后换来的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评论员 林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