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20-11-06
面向读者: 中文国家 | 港澳台地区

最新焦点

【评上评】破解“循环证明”不能只靠督查组


新华网 2020年11月06日

退出家长群不是解决教育问题的好办法

循环证明“没完没了”根源在为民服务意识不强

“网瘾老年”需要得到全社会正视与呵护

警惕“代拍秒杀”背后的安全隐患

……

新闻速递:“我就退出家长群怎么了?”近日,一名家长的“怒吼”火了。该家长在视频中吐槽:教是我教,改是我改,之后还要昧着良心说老师辛苦了,到底谁辛苦?或许是说中了太多家长的心思,这条视频一度飙升到微博热门话题首位。

中国青年报:家长群是家校交流的平台,许多重要信息都是通过这个平台传达的。“我就退出家长群怎么了?”看起来痛快,却透着一丝不计后果的苦涩。退了之后怎么办?你怎么了解孩子的在校状态?又如何获得学校的通知、老师的叮嘱?家长群只是一个工具,如何使用取决于参与其中的人。所以,真正的问题在于:为什么有些教师觉得可以让家长批改作业,或者做更多“越线”的事?除了个别教师的师德师风问题外,这恐怕还与整个教育领域的氛围有关。中国人历来重视教育,一些家长更是为了子女教育不惜倾其所有。自己节衣缩食,给孩子报上万元的培训班却毫不手软;上班未必第一时间回复工作任务,学校发个通知却立刻回复“收到,谢谢老师”……教育竞争日趋白热化,谁也不甘心自己的孩子落后别人半步。对于足以影响孩子“前途”的老师,家长们当然无比重视、全力配合了。于是,部分老师难免“得寸进尺”——既然家长这么积极,那就再多做一点吧。从另一方面来说,在过度竞争的情况下,家长对教育的要求越来越高,在校外报各种培训班已经成为普遍现象。这些都是家庭自发为子女教育“加码”的表现。当然了,对于教师要求家长批改作业之类的明显不合理要求,家长可以跟教师沟通,向学校投诉,或者向当地主管部门投诉,通过这些渠道理直气壮地解决问题。只是要想从此以后就不管孩子的学习,恐怕是不可能的。退群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吗?恐怕也只能逞一时之快吧。

新闻速递:中国政府网3日刊发通报指出,根据群众反映的“公证书办理难银行存款无法取出”问题线索,国务院第七次大督查第十一督查组赴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进行了实地督查。督查发现,群众反映情况属实,惠州市惠阳区公证机构存在不担当不作为、为民服务意识不强、漠视群众利益等问题,导致陈先生七个多月无法办理继承公证。

新京报:在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实现“让数据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的今天,群众在银行、派出所、居委会和公证处等单位之间跑了7个多月,硬是没有证明“我爸是我爸”,令人五味杂陈。事实上,证明“我爸是我爸”并不难,国务院督查组一到,问题迎刃而解。既然如此,何必等督查组“光临”?解决此类问题,公证处应主动作为,其他单位应积极配合。事关家庭财产继承,公证处严谨一些无可厚非,但谨慎不是呆板,更不是避责。具体工作中,难免有一些新情况、新问题,处理起来貌似比较棘手,但只要把群众烦心事真正放在心上,积极主动作为,部门加强协作,打破“信息孤岛”,类似陈先生遇到的问题就不会发生。相反,漠视民生,相互推诿,循环证明、重复证明甚至奇葩证明等就会层出不穷。陈先生遇到的问题具有一定的普遍性,根源在于相关部门为民服务意识不强,对“放管服”改革的精神理解不深不透,在实际工作中没有将人民群众利益放在首位。各有关部门遇到新情况、新问题时,首先想到的是规避自身责任,相互推诿扯皮,导致群众陷入循环证明、办事无门的困境。现实中,亲属关系证明是公证处比较常见的公证项目,特别是涉及继承、留学、出国等情况,都需要此类证明。民生无小事,就别等督查组到来或媒体曝光了。

新闻速递:几年前,看到子女整天抱着手机,一些上了年纪的父母会很不解,有的甚至会加以斥责。如今,越来越多的中老年人用上了智能手机,并沉迷于短视频不能自拔。信息时代,如何帮助中老年人正确“触网”,理智地面对短视频等新兴传播方式,已成为我们不得不思考的重要课题。

北京青年报:网络的魅力,极少有人能自持,老年人也不例外。进入互联网时代的老年人,面对的是海量信息和成熟算法指引下一个个投其所好的小视频,这使得他们想要在无缝衔接的短视频中挣脱出来并非易事。有节制地使用网络,可以有效摆脱孤独与空虚,更好地学习新知识、掌握新技能。相反,如果无法抵御诱惑,就会成为网络的奴隶,反受其伤害。任何沉迷都是有害的,尤其是在老年人身上,没有什么比“整天足不出户盯着屏幕”更伤身了。表面上看,他们的生活似乎因为网络而充实起来,足不出户便可知晓天下事,社交和获取新知都可以从几寸大的手机上完成。然而,相比于“触网”已久的年轻人,老年人对虚假信息缺乏辨别力,社交的缺乏、情感的落寞,加上对健康的焦虑,使得他们更容易受到网络信息影响。搞笑开心类、祝福类内容还可以娱乐老人生活,但是虚假信息甚至是健康类谣言,则直接影响他们的现实判断和实际选择。让老年人“脱网”并不现实,当务之急是合理引导老人上网行为并为他们提供更多替代性选择。子女陪伴,建设老年大学,丰富社区老年人文体活动……尽可能为老年人社交、健身和学习创造条件,让他们有动力放下手机、走出家门,不给他们沉迷网络的机会。此外,短视频平台也要加大对虚假信息治理的力度,为算法加入反成瘾因子,以保护老年人用户的利益。总之,进入老龄化社会之后,老年人“防沉迷”已是全社会都须共同面对的话题,“网瘾老年”需要得到全社会正视与呵护。

新闻速递:双11大幕已经拉开,电商平台上,各路秒杀活动令人眼花缭乱。与此同时,“代拍秒杀”的生意也愈发兴旺。据报道,市面上存在大量此类服务,收费1元至50元不等。有商家承诺提供用户名和密码后,即可在0.05秒内拍下指定限量商品。此外,顾客也可以购买8元至100元的“抢拍器”,自己动手操作。

北京晚报:消费者想提高手速无可厚非,但若是通过作弊手段快人一步,那就降低了自己的消费素养,侵害了其他人的合法权益,有违公平。值得警惕的是,这些消费者也很可能给自己带来不小的安全隐患。“代拍秒杀”的首选模式是由消费者向商家提供用户名和密码,以方便他人代拍。把需要实名认证的个人信息如此轻易地拱手让人,增加了遭遇财产诈骗的风险,还很可能因为操作违规而面临维权困难。至于提供“代拍秒杀”服务的商家,则不仅是扰乱平台运营秩序那么简单。“代拍秒杀”通过隐匿技术手段操控平台运营系统,其行为本身涉嫌触犯《刑法》规定的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既然有法可依,电商平台方应该发挥技术优势,建起第一道防御屏障。其实,“代拍秒杀”并非本次双11的“特产”,而是一条横亘在电商生态的“老蛀虫”了。面对这点技术花招,难道各大电商平台真的无计可施?除此以外,监管部门也该创新治理手段,遏制违法违规的消费乱象,维护线上经济的发展秩序。“代拍秒杀”的黑灰产业链,黑的不仅是有序购物的消费者,也损害信息安全的生态环境。电商平台及监管部门应形成合力,及时切断这条产业链;消费者更要擦亮双眼,保持理性,不拿无价的个人隐私信息去交换几个所谓的“低价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