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20-02-29
面向读者: 中文国家 | 港澳台地区

最新焦点

解读:城市如何处理你用过的口罩?


每日经济新闻 2020年02月29日

记者丨朱玫洁 

“截止目前,全省未发生因医疗废物、废水处置不当造成的二次污染。”28日,四川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11场新闻发布会通报。

疫情期间,市民消耗了大量口罩,新冠肺炎治疗中也涉及到可能携带病毒的医疗废物,对于这些医疗废物的处理,受到了大家的关注。

“四川在全国率先出台医疗废物应急处置技术指南”,四川省生态环境厅党组成员、副厅长李银昌表示,我们紧盯分类、收集、暂存、运输、处置、防护等关键环节,实行了专人监管、专袋收集、专车运输、及时处置等要求。

据了解,疫情期间四川平均每天产生医废160吨,共处置医疗废物5380吨(包括疫情医疗废物375吨,占比6.97%),处置负荷率在50%左右。

对于口罩、废水、医疗废物等具体的处理方式,会上,李银昌,四川省住建厅党组成员、副厅长贾德华,省卫健委党组成员、副主任宋世贵进行了进一步的解读。

如何安全处理废弃口罩,避免收运处置过程中发生病毒传播和二次污染?

贾德华:在从疫情发生之初,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就将规范废弃口罩处理作为一项重要工作。1月25日就下发了紧急通知,迅速启动相关工作。

首先废弃口罩要单独收集转运。全省各地调配专人、专车、配备专用防护设施,对口罩实行单独收集、单独运输和车辆密闭运输,减少中转环节。我们也动员一线城管执法队员、环卫工人、物业、志愿者等等,指导居民正确分类投放废弃口罩。到2月27日,全省已累计收运处置废弃口罩等特殊有害垃圾104吨。

同时,在不同风险分区的地方,废弃口罩采用不同的处置办法。在低风险地区,废弃口罩集中收集后,经过消毒杀菌等预处理,再进行高温焚烧处理。在中风险地区,确诊病例居住小区(楼栋)的废弃口罩一律按照医疗废物处置要求,实行无害化处理;其他区域采用低风险地区废弃口罩的处置模式。

在高风险地区,所有废弃口罩原则上都按医疗废弃物管理要求进行处置,如果当地相关处置能力确实不足,在卫生健康或生态环境部门指导下,严格进行消毒杀菌等预处理后,进行高温焚烧处理。

定点医院有许多医疗废水需排出,同时百姓大量使用的消毒水也可能对地表水带来一些影响。这些废水的收集和处置与平时有何不同?如何防止交叉感染?

李银昌:大家都知道,医疗废水收集处置和环境监测直接关系到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也事关夺取疫情防控阻击战的最终胜利。疫情发生后,我们第一时间作出了安排。与平时相比,主要有三个变化。

一是在监测指标上增加了余氯和生物毒性的监测。二是在监测频次上,对饮用水由原来的每月1次调整为每周3次以上;对疫情医疗废水,由原来的随机抽测改为每日监测。

三是在处置方式上,对具备条件的医疗机构,我们要求安装污水处理的在线监测装备,对余氯实施自动检测。对没有污水处理设施的隔离点,要求建设应急的收集设施,使用氯、过氧乙酸等消毒杀菌,防止带病毒的废水进入污水管网。对无法进入污水管网的,用专用车辆转移到污水处理厂进行妥善处置。

关于防止二次污染,我们还加强了环境应急监测。统筹方面,筛选出3种测定方法,指导各市(州)开展医疗废水总余氯的现场监测;重点监测方面,突出了疫情医疗机构、医废处置单位、污水处理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等地的应急监测。

截至目前,已经对312个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150个医疗机构、140座污水处理厂和35个医疗废物处置单位开展手工监测,监测次数达2300余次。

同时,我们对各类监测系统加强维护,并筹措1000多万元应急专项资金,用于各市(州)添置监测设备和疫情防控。

四川省现有200余家新冠肺炎患者定点收治医院,这些相关的医疗废物与常规医疗废物在收集、贮存和处置方面有哪些区别?如何确保安全转运处置?

宋世贵:新冠肺炎相关医疗废物与其他医疗废物在收集、贮存和处置上的不同,可以用“三个单独”来概括。

首先是单独分类收集。所有新冠肺炎相关医疗废物包装袋、利器盒上均标注“新冠”字样,同时标注产生单位、产生部门、产生日期、类别等信息。离开污染区前还需要对包装袋表面进行消毒,或者加套一层医疗废物的包装袋。

其次是设置单独的区域存放。在定点医疗机构内设置新冠肺炎医疗废物专用暂存区域,有严密的封闭措施,悬挂警示标识,设置专人管理。这些暂存场所每天至少进行两次严格消毒。

三是执行单独联单转移。定点医疗机构指定专人负责,单独建立新冠肺炎相关医疗废物处置台账,不得与其他医疗废物混装、混运。

关于确保安全转运处置,一方面是确保应收尽收,并及时转运处置,确保医疗机构内部贮存时间不超过24小时,医疗废物处置中心贮存时间不超过12小时。同时强化人员防护,通过组织专家制定《医疗机构内新冠肺炎医疗废物处置流程》,把处置流程和工作要求转换成通俗易懂的流程图,便于工作人员理解和执行,严防因发生医疗废物处置不当而导致的感染传播。另外,也进行精细化全程跟踪管理。

如何做到从医废产生、运输、后端的处置全过程安全监管?

李银昌:如果把医疗废物比喻成“一个病毒生命体”,它从出生到消亡我们可以划分成3个阶段。我们生态环境部门与卫健、住建、交通、公安等相关部门密切配合、联防联控,共同把住3个阶段的9个关键环节。

第一个阶段是“院内出生阶段”。这个阶段的三个关键环节就是此前提到的”三个单独“。

第二个阶段就是“运输阶段”,主要由交通和公安部门负责。其中的关键环节也是三点,包括专车密闭运输;由2人以上押运,途中全程视频录像、GPS定位,确保途中的情况可追溯;还有,进入企业时再次消杀进行,走专用通道,用专袋密封包装。

第三个阶段是“消亡阶段”。这由生态环境部门负责,也是3个环节。首先,走专门线路、在专门的区域,采用专门方式科学处置:例如高温高压长时蒸煮,在2个大气压、134度的高温下蒸煮45分钟以上;或者高温焚烧,在800-850度的温度下焚烧。其次,对高温蒸煮后的医疗废物再焚烧、无害化处理。同时对焚烧无害化处理后的飞灰,在专门区域,按规范要求进行填埋。最后一点,是操作人员自身的防护,包括医疗废物处置的企业人员、监管人员以及运输人员,都按规定要求,穿防护服、戴防护镜。

目前,我们做到了所有疫情医疗废物做到日产日清、即到即处,迄今没有发生二次污染。这个过程中有两点我认为很重要。

在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如何处理这些医疗废物,我们没有任何经验可循。这时发挥专家的作用非常重要。我们集合了全省最顶尖的环保专家,在全国率先成立了20人的专家指导组,把这些专家分到川南、川东北、川西和成都平原等四大片区,实行定向包干指导,大家第一时间赶赴现场研判指导,在现场对应急方案进行评估,及时发现问题,就地指导整改。

另外一点就是处置标准。我们率先在全国出台了省级技术指南,针对医疗废物处置全过程、各关键环节明确了操作的技术标准和技术规范。随着认识的不断深化,又先后出台了全过程监管的紧急通知和补充通知。

这个过程中,我们很多同志主动担当,默默坚守,春节期间连续五六个晚上都吃住在办公室里边。正是因为这些同志,我们才能牢牢守住这个“看不见病人、看不见病毒”的隐蔽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