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读新闻

数读:72%的上班族不性福


MC中文网 2018年10月08日

  长假结束,又要变回上班族的你,是不是很不开心。不过,让你更不开心的可能是这份报告,几个月前,网易春风和猎聘网联合发起的《中国80、90后性福报告》一度流传网络,该报告显示:

  中国72%的上班族对性生活不满,

  没有性生活且单身五年以上的人

  占比高达30%,

  12%的人单身十年以上。

  这似乎和“中国性学第一人”潘绥铭教授连续十五年的调查结果“不谋而合”。在他主持的“中国人的性”——2015年全国人口随机抽样调查中,18-29岁的年轻人里,12.1%的男性和27.3%的女性在过去一年中对性感到乏味,而在2000年时,缺乏“性趣”的男女只占4.8%和12.8%。

  从性生活频率上也能看出不少端倪:2000年时,已同居的人当中,过去一年内性生活频率低于每月一次的仅有3.1%,到了2015年,则大幅攀升至14.3%。

  横向比较下来,十五年之后,年轻人变得越来越不想做爱了。

  

  全球“无性症候群”

  这个现象并非中国独有,不少发达国家的年轻人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2016年,《华盛顿邮报》上就有文章引用了《性行为档案》中的一项研究结果:1990年之后出生的美国年轻人,18岁以后还没有任何性行为的占到了15%,而他们的父辈(60后)处于同样年纪时,这一数据只有6%。

  美国90后在20-24岁时,无论是否接受过高等教育,没有性伴侣的人所占比例都比60后同时期翻了2-3倍。

  一位26岁在芝加哥从事金融行业的女性在采访中表示,自己已经三年多没有与人发生过性关系了,比起性爱,她更渴望的是一种互相依靠的感觉,“那比滚床单要来得亲密多了”。

?Nan Goldin

  而以“性产业发达”著称的邻国日本,现实情况还要反讽得多:

  早在2013年时,日本生育规划委员会便开展过一项关于适龄男女的性交意向调查,结果显示:当时日本16-24岁的年轻女性中,45%的人对性不感兴趣甚至厌恶性接触,超过1/4的同龄男性也表示深有同感。

  对性的嫌恶直接造成了:18-34岁的年轻人中,43%从未有过性生活,另一份研究结果更触目惊心一些:30岁以下的日本青年中,三分之一的人甚至从未有过与异性交往的经验。

  日本媒体曾用“无性症候群”(セックスしない症候群)来描述此类现象,现在看来,这股风潮已经蔓延到了中国。

via Twitter

  —

  知道得越多,离性越远?

  和父辈有所不同的是,这届年轻人在“性”这件事上,似乎身处一个前所未有的开放年代,虽然来自学校、家长的官方性教育处于缺位状态,但大多数人或多或少都从其他途径得到过性启蒙,网络、电视、书刊、同学朋友……无一不满足着青春期的躁动情绪。

  知道的多了,实践的年龄便也跟着提前了。在《城市画报》和腾讯2017年联合推出的《90后性调查》中,第一次性行为发生在22岁之前的占到了81%,大学在校期间,已有超过1/5的年轻人一周能有超过一次的性生活。

  与此同时,人们的观念也越来越开放。上世纪80年代末,学者李银河在北京做过一次抽样调查,那时承认自己有过婚前性行为的人都还是少数中的少数,仅有15%。到了2013年,清华大学和《小康》杂志的调查显示,如今80、90后年轻人的婚前性行为比例已经超过了七成。

?Nan Goldin

  吊诡的是,在早早品尝完“禁果”之后,年轻人在“性事”上的脚步却渐渐慢了下来,过度观看成人片导致在真实伴侣面前的性欲难以被唤起,更高的自慰频率也造成了对性刺激不再敏感。欲望仍然存在,但更多的人选择通过转移注意力或自慰的方式自行解决,有数据显示,仅有22%的人会通过做爱排遣欲望,而超过半数的90后男性每周至少自慰一次。

  因为更倾向于自行解决,购买性玩具和使用各类交友软件的人也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减少,在短视频平台“一条”对读者的6000多份征集中,85后尚有46.31%使用过性玩具,到了95后这一比例已跌破30%,即使购置情趣用品,超过半数的人也表示那仅仅是为了取悦自己。

  各年龄段使用过性玩具的人所占比例

  和性玩具被日渐冷落形成对比的是年轻人对自身健康的日益关注,根据阿里零售平台2015年的数据,83%的男性在重复购买HIV检测产品,这之中20-29岁的男性占到了60%,且这一比例在逐年增长。

  这一切似乎都应证了作家麦克尤恩的预言:“年轻人正在受到社交媒体和色情制品的折磨,这会扭曲他们对爱的行为和期待。”摆在他们面前的选择变多了,很多人反而变得小心翼翼,更加犹豫。

  —

  工作影响了性生活?

  可能是真的

  除了主观上的瞻前顾后、犹豫不决,逐渐步入社会的年轻人也的确承受着工作和生活的双重重压,尤其是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初入职场的上班族一时无法适应过快的工作节奏,等到稍稍适应一点了,往往又被升职、加薪等新的压力推着走。

不同城市等级用户性生活频率分布

  脉脉数据研究院去年就曾对近万名中国职场人士进行过一次性生活调查,公布了《2017年中国职场人群性生活报告》,其中的几组数据,可能比你想得还要惨:

  47.1%的职场新人(工作0-3年)

  还未打开“性”世界的大门;

  40.1%的职场人表示,

  工作影响到了自己的性生活;

  主要原因:

  ①经常加班、累到没有性趣;

  ②出差频繁、聚少离多;

  ③两地分居

  互联网 、通讯电子42.1%、金融40.8%是

  影响性生活质量的“罪魁祸首”;

  市场 51%、产品45.3%、公关44.4%

  从业者性生活质量最差;

  52.3%的职场人性生活时间挺赶的,

  20分钟左右结束;

  60.7%的职场人对自己的性生活质量不满意;

  1/3 的职场人每月仅有不到一次性生活;

  ......

  令人唏嘘的是,“半年都没有性生活”、“这么晚还不睡,一定没有性生活”等日常调侃段子正在慢慢变成现实。

  而这些段子的背后,无不充斥着一种更深的孤独感。越来越多的交友软件为“速食性关系”提供了更加便利的条件,性在这个时代变得更触手可及了,但身处其中的人却并没有更享受,他们偶尔借此抵御孤独,却无可避免地,在孤独中越陷越深。

  如学者潘绥铭所说:“这是性的独处。”

  人们已经只能独自生活在自己的心灵里,任何一个真实的人,都很难闯进他们的世界了。

  你中枪了吗?

  资料来源:

  网易春风《2018年中国80、90后性福报告》

  阿里健康数据研究中心《2015年中国性爱消费报告》

  城市画报×腾讯QQ《90后性调查》

  脉脉数据研究院《中国职场人群性生活调查报告》

  潘绥铭《给“全性”留下历史证据》

  一条:“90后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性生活”调查

  Washington Post: The end of sex? More and more young people avoid it, study shows

  明治安田生活福祉研究所《20~40代の恋愛と結婚(第9回 結婚?出産に関する調査よ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