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9-07-08
面向读者: 中文国家 | 港澳台地区

数读新闻

网络贷款一时爽,最终还钱火葬场


澳门新闻通讯社-MC中文网 2019年04月17日

      今年央视的“3·15”晚会翻了互联网金融的牌子。

  晚会曝光了“714高炮”网贷乱象、高额的“砍头息”和逾期费用,以及暴力催收方式;点名了金葫芦、快易借、现金树、米来来等APP和安徽紫兰科技有限公司,还有自称“中国领先的移动金融智选平台”的融360。

  “3·15”晚会之后,大量APP从应用商店下架,安徽紫兰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被公安部门带走调查,融360旗下在美股上市的简普科技股价大跌。

  “3·15”晚会的曝光割开了互金的一道口子,让更多消费者看到了其浮华背后的乱象横生。

  互金行业从来就不风平浪静

  “3·15”前后,聚投诉平台上的消费者投诉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从2018年聚投诉平台重点行业整体投诉数据来看,互联网消费金融行业(含消费金融、网贷/P2P、小额贷款、助贷等机构)有效投诉量共计20.97万件,成为了2018年第一大被投诉行业。

  但其投诉解决率仅为39.7%,排名第九,高投诉量和低解决率形成了鲜明对比。

网贷

从互金行业的具体投诉内容来看,消费者投诉的两大突出问题,一个是利率超标,还有一个就是恶性催收。

  网贷天眼研究院对聚投诉平台互金行业多达30万条投诉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恐吓威胁、高利贷、骚扰、通讯录为最主要的投诉主题,催收、态度恶劣、合同、套路、变相收费等也有所提及。[1]

  聚投诉平台还会根据全年整体投诉数据评选出各行业的最佳客服奖,2018互联网消费金融行业最佳客服的评选条件为:1.商家不存在“恶性/暴力催收、利率畸高”等机制性问题,不存在特别恶劣的投诉个案;2.商家的投诉解决率处于同行业领先地位。

  然而,并没有商家同时满足上述两点要求,故该奖项空缺。

  “3·15”晚会之后,大量投诉涌入互金行业。3月16日至22日,聚投诉平台接到互金行业有效投诉19539件,较3月8日至14日的有效投诉量9245件,增加了一倍多[2]。

  尤其是被央视点名的融360,“3·15”前一周的有效投诉量为184件,“3·15”后一周飙升至1916件,迅速登上投诉量排行榜榜首,遥遥领先其他商家。

网贷

通过观察融360投诉详情下面的最新投诉帖可以发现,近期的投诉对象主要是融360平台上入驻的小额贷款商户,投诉的内容包括“714高炮”、“砍头息”和暴力催收等。

  央视记者也报道过融360上很多贷款产品都标注着需要购买商品才能放贷,其实这就是一种变相的“砍头息”[3]。

  那么问题来了,“714高炮”是什么?“砍头息”又是什么?“714高炮”到底有多可怕?

  只借1500,怎么就欠了几十万?

  “3·15”晚会中董女士的例子就是“714高炮”害人的证明。

  董女士最初在网贷平台借了1500元,被以“综合费用”为名义扣掉450元,到账只有1050元,借款必须在第7天还上,实际借款周期只有6天。

  当天董女士先后共借款7000元,均被以各种名目扣除借款金额的30%。因无力偿还只能以贷还贷,短短三个月后,董女士背负了50多万元债务。

  董女士所借的小额网贷,就是“714高炮”,其贷款周期一般为7天或者14天(以7天居多),“高炮”指的是高额的“砍头息”及“逾期费用”。

  董女士借款时被扣掉的金额就是业内俗称的“砍头息”,一般为20%至30%。可怕的不只是“砍头息”,还不上贷款而产生的逾期费用每日高达本金的5%到10%。

  “714高炮”以无抵押、低息甚至无息吸引急需用钱的人。因为数额较小,即使有“砍头息”,借款人也会有信心自己能够偿还。

  可是一旦还不起,以贷养贷,雪球就会越滚越大,三个月后,1500元的债务可以轻轻松松滚成二十多万元。

网贷

“714高炮”威力如此巨大,那它是否违法呢?

  答案是肯定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以借1500元为例,“714高炮”的年化利率高达450/(1500-450)/7*360*100%≈2204%,远远高于36%的法律红线。

  所以“砍头息”常常会被包装为手续费、咨询费、审核费等各种费用或者等价购物额度,来规避法律对于借贷利息上限的规定,实际上这些费用都要包含在利率的计算内。

  而且“砍头息”本身就不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条规定,借款的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并计算利息。

  既然违法,“714高炮”为什么还会存在呢?

  一方面是监管有难度,另一方面是借款人法律意识不足,又指望着“714高炮”解决燃眉之急,只能被网贷平台牵着走。按照法律规定,年利率超过36%的部分利息,借款人根本不需要支付。

  在前段时间热播的电视剧《都挺好》中,苏家舅舅想忽悠苏大强和他一起投资,反而被之前有过受骗经历的苏大强科普,“国家规定,(年利率)超过银行贷款的四倍,就不受国家法律保护了。”(国家最新规定为受法律保护的民间借贷利率是年利率24%)

网络贷款一时爽,最终还钱火葬场

  高息网贷,要钱更要命

  网贷天眼研究院的统计数据显示,互金消费者的诉求主要为处罚、停止骚扰、道歉、协商、调整利率、快速处理、改善服务和销账等。

  虽然高利贷高居投诉主题第二名,但是互金消费者对于调整利率的诉求仅排第五[1]。

  和利率相比,消费者对催收手段更加敏感。

  在“714高炮”这类高息网贷的催收方式中,爆通讯录最为常见。借款人在网贷时会被要求验证手机运营商,网贷平台这一操作的目的就是读取借款人的通讯录和通话记录详单,利用了借款人不欲声张的心理,方便平台后续催收。

网贷

暴力催收虽然普遍存在,但一些恶劣的催收行为实际上已经触及了犯罪。

  例如使用恐吓、要挟等方式要求借款人偿还过高利息可构成敲诈勒索罪,此外一些催收行为也有可能构成非法拘禁罪、绑架罪、寻衅滋事罪、侵犯个人信息罪等。[4]

  高息网贷不仅让借款人背上巨额债务,通过暴力催收影响借款人的正常工作生活,甚至会把借款人逼上绝路。

  据澎湃新闻报道,武汉一名女大学生因为欠下网贷6万元,两次卖卵共计29个[5],昆明一男子欠下数十万网贷,与家人发生争执后跳河[6]。

  类似的新闻事件还有很多,通过梳理慧科新闻搜索研究数据库发现,近三年来网贷造成了多起悲剧,其中因暴力催收和无力还贷而选择结束生命的例子不在少数。

网贷

在这些案例中,不少借款人都是年轻人和大学生,是什么让他们走上了网贷的道路呢?

  超前消费让高息网贷有机可乘

  在消费主义的浪潮席卷之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选择超前消费。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的学者研究发现,京津翼地区近六成大学生有过超前消费经历,其中12.76%的大学生经常有超前消费行为,45%的大学生偶尔有超前消费行为。

  超前消费的最主要来源为蚂蚁花呗、京东白条和向父母/朋友借。支付宝2017年发布的《年轻人消费生活报告》显示,在中国近1.7亿90后中,开通花呗的人数超过4500万。

  不同性别的超前消费领域有明显区别,女生的超前消费领域主要为服装饰品和化妆品,男生则主要为数码电子和服装饰品。

网贷

年轻人有超前消费的需求,但是银行贷款门槛较高且手续较为麻烦,相较而言网络贷款就显得更为简易。

  一些网贷平台以“零利息”“零抵押”“线上审核”“极速到账”作为宣传语,对于没有高收入水平却有高消费意愿,并且对利率并不敏感的年轻人来说,十分具有诱惑力。

  2015年,中国人民大学信用管理研究中心调查了全国252所高校近5万大学生,调查数据显示,在弥补资金短缺时,有8.77%的大学生会使用贷款获取资金,其中网贷几乎占一半。[7]

  一部分年轻人就这样走上了网贷之路,而网贷反过来也会进一步刺激年轻人超前消费。

  超前消费本身并无过错,还能在一定程度上便利年轻人的生活。但久而久之,它会让一些年轻人对钱失去敏感,认为一切都唾手可得。当钱变成了一串串数字,多1000和少1000区别并不大。

  一旦欲望开始膨胀,稍不留神,也许就会坠入深渊。

  “714高炮”虽然有凉凉的趋势,但未来很可能会换个样子重生。毕竟高利贷这种东西,从来没有缺席过。